您当前位置 广东文明网首页 > 道德模范
“中国好人”曾伟明: 做个好人真的很好
时间: 2017-07-14      来源: 广东文明网

  “这个扶手好不好用啊,咱们多试几下。”7月12日,在越秀区东明街的一栋楼梯楼内,笔者找到曾伟明时,看到他正在帮助身患二级残疾的司徒老伯试用无障碍设施。

  作为越秀区残联的社区事务员,曾伟明自己腿患残疾,5年来却到处奔波帮助其他残疾人士改善家居、安装无障碍设施;但是,却顾不上修缮自家的小屋。日前,作为“榜样人物”,央视的《秘密大改造》栏目免费为他的小家进行了改造,一时在坊间传为美谈。

  “残联帮了我这个残疾人,我也要帮其他残疾人”

  3岁时,由于某种原因,曾伟明右下肢出了问题,被确定为肢体三级残疾,走路比常人慢上一倍。今年50岁的他,2012年之前开残疾人机动车做“搭客仔”,月入可达5000多元。但是,可观的收入背后也隐藏着高风险,有时为了多搭几次客,他甚至超速、逆行。

  越秀区残联领导得知他的情况后,和他促膝谈心,建议他参加残疾车驾驶员转岗培训,以掌握更多实用的职业技能;而且,转岗能使工作时间更稳定,工作也不再有危险性。曾伟明被打动了,积极参加转岗培训,学习到电脑打字、计算机操作、办公软件应用等技能。有了这些技能,加上还有汉语言文学专业的大专学历,不少人找到他,许诺以高薪工作。曾伟明却说,“残联帮了我这个残疾人,我也要帮其他残疾人。”最终,他选择到残联做社区事务员,以便帮助更多和他一样的残疾人。虽然收入只是以前的1/4,他却说,“钱够用就行,能够帮助别人会更快乐”。

  他的工作主要是负责残疾人居家无障碍改造,工作内容跟以往完全不同,工作量又大:头两年,需要居家无障碍改造的残疾人家庭就有200多户,每户家庭都要上门摸查、设计施工方案、然后实施方案、直至验收;这些家庭虽然户口在越秀区,但有不少却散居在白云区金沙洲小区、海珠区聚德花苑、天河区棠下小区等处,每个家庭至少要上门两次。“两年下来,不管刮风下雨,路途遥远,至少要上门勘查400多次,凭自已的身体可以胜任吗?”在残联领导的鼓励下,他决定试试看。不久,在同事们的热心帮助下,他很快进入了角色。曾伟明说,“怀着同理心,为全区1.5万名持证残疾人服务,做他们的贴心人,快乐倍增。”

  帮助安装无障碍设施,“跛行”3000多公里

  这是一项琐碎而辛苦的工作,但残联领导和受助的残疾人士都说,曾伟明做得很出色。

  肢体残疾的肖伯家住越秀区农林街一栋楼的6楼,楼道没有扶手。上门时,曾伟明一瘸一拐地爬了6层楼梯评估现场环境,汗水湿透了衣背。仔细考察后,曾伟明建议,不单要楼道“无障碍”,肖伯家里也可以“无障碍”。之后,曾伟明帮助肖伯在楼道里加装了扶手,洗手间安装了翻折扶手和贴壁式淋浴椅。肖伯对笔者说:“现在走楼梯、上洗手间方便多了,楼里的其他老人和小孩也都可以借力扶手上下楼,大家都要给他点赞”。

  残联的工作人员说,这样的事例数不胜数:家住越秀区文明路的李姨,肢体一级残疾;住在白云区金沙洲解困小区的陈叔和妻子刘姨,都是下肢残疾;家住越秀区北京路的残疾人陆叔,前几年中风造成身体半边瘫痪,一直靠轮椅出行……在曾伟明的帮助下,经过“无障碍”改造后,他们都可以自由出行了。

  “他每天的工作都是如此,无论路途多么遥远,天气多么恶劣,他都主动上门,认真研究,直至找到改造的最佳方案,然后实施,最后进行工程验收。”受助的残障朋友说,“每一步,阿明都十分细致,不敢有半点马虎”。

  这种工作,曾伟明一干就是好几年。

  几年里,他每天都“跛行”在外勘察住房、联系厂商、监督施工,不管是炎炎烈日还是刮风下雨。改造过程中,最大的困难还不是这些,而是与残疾人及其家人耐心细致的沟通。曾伟明说,“很多监护人因长期照顾残疾人,身心疲惫,对这个项目不理解、不支持,认为改造会给自己带来很多麻烦,不愿意动工,只能与他们反复沟通才能推进工作。”不过,他都出色地完成了工作,“自己是残疾人,对残疾人的生活困难深有体会,由我来为其他残疾人服务,他们会感到更平等亲近,更容易达成共识。”

  因为工作出色,2014年,曾伟明荣登“中国好人”榜。至今,他上门服务行走的路程累计达到3000多公里,相当于广州到哈尔滨的距离。

  “我不能辜负‘好大哥’这个称号”

  他的辛勤工作,也让他成为残障人士心目中的“好大哥”。

  家住荔湾区芳和花园的老范因唐氏综合症而导致智力、视力、腿脚都有残疾,由于病情加重,上下楼梯看病都很困难。家人从邻居那里得知曾伟明是个热心人,便要来电话号码向他求助。得知老范的情况后,曾伟明马上帮他完成了相关申请手续,还亲自骑着三轮车为老范送去一台轮椅。

  2016年1月,国家开始全面实施困难残疾人生活补贴或重度残疾人护理补贴制度。越秀区的“残两金”补贴,也从此主要由曾伟明负责审核审批。曾伟明说,有时上边的补贴金还没“下来”,一些性急的残疾人就会打电话催他,他也毫无怨言,而是耐心解释。“谁让他们都叫我‘好大哥’呢,我不能辜负这个称号。”曾伟明笑着对笔者说。

  还有些残疾人也经常给曾伟明打电话,只是为了和这位“好大哥”谈谈心。曾伟明说,“一些重度残疾人因为长期呆在家里,难免感到孤单寂寞,也不擅长与人沟通,他们更愿意和我这个‘大哥’聊,我也很快乐。”

  因为工作繁忙,他经常周六、周日都在加班,有时甚至把儿子也请来帮忙。在他的办公室,笔者看到,残疾人居家无障碍的档案摆放得整整齐齐,各种残疾人辅助用具擦拭得干干净净。

  据越秀区残联介绍,5年来,曾伟明共帮助全区500多户残疾人家庭实施了居家环境改造,直接受益的残疾人有500多人,受益家属有上千人;帮助4000多户残疾人家庭适配了辅助器具,方便了他们的起居;在发放“残两金”中,累计服务5万多人次。

  如今,曾伟明的妻子已经退休,儿子也在读大学,央视又帮助装修了房子。曾伟明微笑着说,“好人有好报,做个好人真的很好。”

  (南方日报记者 魏方络实习生 郑丽慧 陶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