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广东文明网首页 > 道德模范
【广东好人风采展】王雄葵:孤身解救深海翻船夫妇
时间: 2018-03-09      来源: 广东文明网

王雄葵在整理渔具

  2017年12月27日,湛江市徐闻县锦和镇金钱窝下村五旬渔民符堪俊、吴锦兰夫妇,在深海作业时遇风猛袭,巨浪卷翻渔船,人沉大海,是东门下村渔民王雄葵孤身将他们从海上救起,送他们回家,在当地传为佳谈。

  船翻人沉,危在旦夕

  当天上午约10时许,徐闻县锦和镇金钱窝下村渔民符堪俊、吴锦兰夫妇在北纬31°、东经30°的徐闻县外罗渔港白茅东3线海域深海作业。

  当他们准备收网时,突然遇上7至8级海风夹着狂浪猛袭,槽白仔船倾刻翻沉,夫妇俩沉落大海,生命危在旦夕,挣扎、无助、惶恐夹杂着一浪猛于一浪的“呛水”,不懂水性的吴锦兰觉得自己在劫难逃,想把生的希望让给会水性的家中顶梁柱,可丈夫也顽强地硬顶住惊慌失措的妻子。然后,他们随浪呼救,可风浪太大,声音淹没在海浪中。

  孤身营救,险象环生

  正在离他们300多米的海面作业的锦和镇东门下村渔民王雄葵听见呼救声后,立即放下待收的渔网,调转他的玻璃胶艇驶向出事地点进行孤身营救。

  待王雄葵靠近时,才发现是年过半百的邻村金钱窝下村渔民符堪俊、吴锦兰夫妇,此时他俩已经精疲力竭、呼救微弱。

  此时,王雄葵在急切中调好船向,马上一边驾驶方向盘、控制好油门,又一边用手拿粗绳绑紧轮胎及浮漂,并找准位置先后放下海中,试图让夫妇俩先抓住轮胎及渔排,确保不容易被潮水冲走。

  可因海浪太大,王雄葵的渔船在海上飘荡不定,加上夫妇俩已经有点神志不清,翻沉在海中的六块渔网随水散开,正在缠绕住夫妇俩挣扎的双腿,情况十分不妙。

  挣扎中,神志模糊、强忍流血疼痛的符堪俊、吴锦兰夫妇把生的希望全寄托在王雄葵用竹竿推来的轮胎及浮漂上。但几次都是抓住了又脱掉、脱掉又抓住。因浮漂太轻,难以平衡。加上双手要划水、打浪,才能保证头能浮出水面,手一伸去抓浮漂,头又沉入水中。

  几次差点被风浪刮下水中的王雄葵,站在摇晃的渔船边沿焦急万分:若夫妇俩真的抓不住,每过一秒,死神便靠前一步,自己势必先跳下水去营救。

  可就在海浪再次卷着狂风扫来,溅起半米多高的浪花之际,符堪俊顺势抓住了渔排的绳索。但因海浪大、风力急,浮漂几次失衡,符堪俊又被翻沉浪底,被浮漂盖住。但求生的欲望使其死死抓住绳索不放。王雄葵看准时机,倾刻放开方向盘及油门控制,俯下身子,扒在船沿,用后脚勾住船沿板,确保自己不被拖下水。在重心的下移中,王雄葵的手可以离浮漂的绳索更近、控制性更高。

  这样,又经过几轮的拼搏,虚脱的符堪俊最终被王雄葵牵拉的浮漂带到了船沿底下。但1.5米的船高距离,已经疲劳的王雄葵怎能把130多斤重的符堪俊从海水中拉上渔船来呢?在几次的拉扯的过程中,符堪俊的双脚猛蹬乱踩船底板,已经被蠔壳划得血流如注,鲜血已浮出水面。若再救不起来,失血过多,就会有生命危险,何况吴锦兰还在等待救援呀!来不及细想,王雄葵把驾船、掌方向、抗风浪、拉绳索,使尽全身力气,最终把符堪俊拉上船来,安排其躺下,进行简易人工呼吸,先让海水从肚子中吐出。

  接着,王雄葵又进行第二轮营救。因吴锦兰年龄大、身体微胖,不懂水性,且落水时间长,只能看见头发在水面漂浮。王雄葵决定振作精神,无论如何都要坚持到底。于是,伸出长竹竿牵浮漂迅速移向吴锦兰。也许是死神垂青,她死死抓住竹竿,用腿夹住,并将身体靠向浮漂。王雄葵便慢慢牵引靠近船沿,怕又被风浪卷走。经过几轮的较量,终于拉到船边。这时,符堪俊已经逐渐清醒,便起来帮救吴锦兰。最终,差点不省人事的吴锦兰也被成功救获。

王雄葵夫妇在海上作业

  救起夫妇,返救渔船

  被救上渔船的符堪俊、吴锦兰夫妇,被冻得直打寒颤,王雄葵便马上脱下衣服,让夫妇俩穿上,安排他们在船舱休息,并把带来的饼干、饮用水等给夫妇俩补饥。

  然后,王雄葵想方设法把翻沉的槽白仔船绑住,想拉到浅海翻起。但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打捞都无法成功。王雄葵然后打电话求助在近海作业归来经过的十多名渔民一起脱掉衣服下水搜救。

  又经过半个多小时,终于绑住翻沉的槽白仔船。王雄葵便用其渔船牵拉到近海浅滩停泊稳后翻正,并用自己的浮漂牵绑住,怕又被漂走。

  然后,王雄葵又开船回到出事地点,想寻捞丢失的渔网等,可翻沉的槽白仔船上的六张渔网、捕获的鱼虾及船上物什配件全部沉入海底,损失约5000多元。

  约中午1:30左右,王雄葵安排其它船只把出事渔船带回东门下村海滩,把符堪俊、吴锦兰夫妇送回家中,然后王雄葵才去收自己在海上作业的渔网。直到下午3点多钟才收网完毕,比平时归航迟了3个多小时。

  被救的金钱窝下村渔民符堪俊、吴锦兰夫妇几度哽咽:“王雄葵老弟给了我俩第二次生命,是救命恩人,一辈子都报答不完!”

  “换成谁都会这么做,何况我们都是靠做海为生的,大家平平安安就好。”清瘦高挑的王雄葵腼腆而内敛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