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广东文明网首页 > 道德模范
“广东好人”刘日芳:24年不离不弃 照料三代人坚守一个家
时间: 2018-06-13      来源: 广东文明网

  刘日芳在照顾婆婆。南方日报记者 王昌辉 摄

  今年的龙舟水来得急,来得猛。6月8日上午10时多,下角小学旁边一栋三层小楼,刘日芳陪着丈夫王永光来到堂屋,看着窗外暴雨如注,喝茶闲坐了七八分钟,但都没有说话。

  这是刘日芳辛劳一天中难得的放松时刻,没坐一会,在卧室的婆婆口齿不清地喊她过去照顾。再晚一些,她要准备中午的饭菜。老公的病情这几天不稳定,在医院的大儿子小涛,还有不久前辞职回家的小儿子小斌都让她挂念不已。

  从1994年丈夫出现精神异常,刘日芳这样日夜操劳了24年。如果加上两年前去世的公公,很长时间里,一家六口人,两位老人卧床养老,老公和大儿子患病,小儿子上学,只有她一个人在苦苦支撑,这个家才没有塌。

  丈夫突发精神病 坚持照料不放弃

  堂屋中间的桌子铺着碎花桌布和硬塑料广告,黑、黄两种颜色的六七把椅子摆放在四周,电视柜上有一台老旧过时的TCL电视机,旁边桌子上摆放着水壶茶杯等。

  刘日芳的家看起来有些简陋,面积也不大,但并不脏乱,水磨石地面很干净,从灶台上飘出的饭菜香味更增添了家的气息。看似寻常的陈设中,是这个家庭这么多年来并不平淡的日子。

  “老公昨晚发病了,这段时间发病次数比以前更频繁。”刘日芳忧虑地说,和以往一样,昨天晚上,丈夫在雨声中一边大声叫着自己“王永光”的名字,一边把脚往地上蹬得砰砰乱响。

  25年前的1993年,小学毕业的刘日芳27岁,从娘家龙川来到惠州下角一家玩具厂打工。亲戚介绍下角本地人王永光和她认识,当时王永光以安装防盗网为生,手艺不错。

  半年后的1993年冬天,两人结婚,第二年便有了孩子,那时候是刘日芳最快活的日子。然而,结婚约两年后,王永光突然发病,一开始睡眠不好,后来自言自语,常说有人要害他,无缘无故乱骂人。到了惠州市第二人民医院检查,医生说是脑部神经的问题,从那之后一直吃药治疗直到现在。

  2012年,王永光曾一直昏迷,住院好几个月,很多人劝刘日芳“这么长时间病情没有起色,没得救了”。刘日芳不甘心,将老公接回家自己照料。

  在那段时间,她打听各种治病的法子,听说生姜有效,就喂老公吃姜汤,用姜水冲凉,去药店买药。一听说可以起效的偏方,她都愿意试一试。她日夜守在丈夫身边,喂食、把尿、洗澡、抹身,这样过了好几个月,老公终于逐渐好转起来。

  此后两年,刘日芳抽空出去打工。两年后的2014年7月,王永光病情再次发作,一早起来就要冲出家门,声称有人讲他坏话,要出门打架。刘日芳上前阻止,不料丈夫突然打砸家具,还动手打了她。刘日芳当时在家附近一间餐馆当服务员,每月1500元工资,为了家人,她只好再次辞去工作,全心在家照看。

  每当王永光发病,刘日芳除了生活上更加悉心照料,还注意用红布把老公固定在椅子上,把大门锁上,钥匙收好,不然王永光会在屋里无目的来回走动,偶尔还会跑出家门。有一次,她在厨房做饭,放心不下出来一看,老公已经跑了出去。等她追出去,老公正在马路中央一边喊自己的名字,一边在车流中走来走去,令人后怕。

  刷墙漆、养小鸡

  屡经磨难仍热爱生活

  和丈夫、婆婆相比,最让刘日芳放心不下的,还是两年多来一直在医院的大儿子小涛。

  事情发生在小涛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据同学的描述,小涛下课时在走廊上玩耍摔倒在地,可能摔到了后脑勺,口吐白沫,全身抽搐,从此患上癫痫。虽然经过治疗病情有所稳定,没想到,2015年5月小涛突然再次病发住进医院,被诊断为病毒性脑炎。虽保住了性命,但由于一开始以为是癫痫复发,以为吃药就能好,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其精神、智力受到较大损伤。在儿子住院期间,刘日芳日夜守在身旁,几乎没有回过家。

  由于要在家照顾老人和老公,两年多来,刘日芳只能每周一或周二下午抽半天时间到医院看望儿子。小涛的病情不是很稳定,时好时坏,精神暴躁,甚至会打人,但每次见到妈妈都说想要回家。最近这段时间,小涛提出各种新要求,想要买眼镜、手机和手表。

  这些要求对很多家庭来说并不困难,但对刘日芳一家来说却是难以实现的愿望。2014年刘日芳辞职后,家里失去了主要经济来源,好在家里三楼的房子可以对外出租,每月可以收到450元,老人每月有500元生活补助,被鉴定为残疾的老公和儿子每人每月可以有200元补助。这些加起来就只有1000多元,和医药费用、生活开支比起来仍远远不够。丈夫原本应该每天服用药物,由于价格昂贵,服用一粒要30多元,只能发病时吃,不发病时停服。

  生活的重担没有将刘日芳压垮。20多年来,在日复一日的生活中,她用自己的肩膀支撑着这个家。

  每天早上,刘日芳7时左右就起床,服侍婆婆吃早饭。由于年龄大,婆婆的饮食以流食为主,如米糊、肠粉、稀饭等,做起来不难,但每天要吃四顿。老公喜欢吃面条,要和婆婆的分开做,刘日芳自己却很少吃早饭。

  刘日芳每天上午去买菜,好在菜市场很近,算方便。其他时间刘日芳都在家里做家务活,照料家人。婆婆行动不便,一会要喝水,一会要拉尿,一会说睡得不舒服,都是刘日芳前后照应。

  老公不发病时,虽然基本生活可以自理,但做不了家务活,基本上也不会和家人交流。“这个家这么多年不容易,我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刘日芳眼角泛着泪花。

  虽然如此,在这个家的点滴之中,可以看到刘日芳并没有失去对生活的热爱。客厅一人高的雪白墙面是不久前她自己刷的,上个月邻居家装修刷墙漆,剩下一点没用完,她拿来“废物利用”,一下子让家里亮堂许多。

  在家门口的角落,记者留意到几只小鸡在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刘日芳说买来是为了养大杀了吃,但从嘴角的笑意不难看出,这为她的平淡生活增添了乐趣。

  端午节快到了,刘玉芳说,和往年一样准备买鸡、粽子、香和蜡烛,在家里拜神祈求家庭平安,这是20多年来长久的心愿。(南方日报记者 王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