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广东文明网首页 > 文学风象
《岁朝图》:融新年祝福与文人雅趣于一体
时间: 2018-02-06      来源: 广东文明网

  明 姚文瀚 《岁朝欢庆图》

  清 金农 《岁朝清供图》

  《岁朝图》是古代节令画中一种常见题材,曾是传统年俗文化中一个重要内容。这类绘画既有除凶辟邪、纳福迎祥的寓意,又反映出古代文人的古雅情趣和独特的精神风貌,是雅俗共赏的珍贵艺术品。

  《岁朝图》是宋代兴起的绘画题材

  宋末诗人真山民有一首《岁朝》诗曰:“画角声中旧岁除,新年喜气满屠苏。阳和忽转冰霜后,元气更如天地初。晩色催诗归草梦,春光随笔上桃符。闭门贺客相过少,静对梅花自看书。”这首诗,有声有色,有动有静,既描写了民间过年的喜庆气氛,又表现了诗人与众不同的生活方式和精神风貌。

  真山民是诗人,陪伴他过年的是诗、酒、花。他的这首《岁朝》诗,宛如古代画家的《岁朝图》,融岁时节俗与文人雅趣于一体,折射出特定历史时期的民俗风情、文人审美趣味和生活理想。

  《岁朝图》是宋代兴起的绘画题材,多作于农历立春、元旦(正月初一,即现在的春节)前后,是古代节令绘画的一种。这种画不是我们现在所熟知的年画,年画是流行于民间的工艺品、大路货,是富有象征性的装饰艺术。而《岁朝图》是艺术家的个性化创作,多流行于文人阶层和上层社会。虽然两者都与驱凶辟邪、纳福迎祥这两个母题有着密切关系,但《岁朝图》往往蕴含着更深层次的文化内涵。

  按字面上的解释,“岁朝”是指农历正月初一,如《辞源》对“岁朝”的释义是:“一岁之始,即农历元旦。”因此很多人以为《岁朝图》是画家在农历元旦前后所绘制的作品。其实不然,《岁朝图》所描绘的时节还包括立春。作为应时令之作,《岁朝图》是画家以绘画的方式表现一元复始、万象更新之景,并传递各种愿望,准确地说,应称之为《岁首图》。农历元旦是“岁之朝、月之朝、日之朝”,又是岁、月、日、时之始,古称“三朝”“四始”,这个节日,固然是岁首。而立春是农历二十四节气的第一个节气,也是一年之始,所谓“一年之计在于春”,自古以来,立春也一直被人们视为岁首。《岁朝图》以立春为时间节点,有乾隆的作品为证。乾隆一生画过很多《岁朝图》,其中不少是作于立春。如乾隆作于己丑年的《岁朝图》,图中绘寿石和水仙,诗塘上题“履庆”二字,下有五言、七言诗各一首。其五言诗曰:“冬至前月度,立春今日轮。四十五昼夜,五百卅时辰。爱日萱闱永,条风兰戺宣。宫庭多喜事,屡报见曾元。”诗中明言该图乃绘于立春当日。乾隆作于丁亥年的《岁朝图》,也有诗曰:“南郊祈谷日,东陆立春时。西母增遐算,北辰迓介禧。有数诗三百,无邪蔽一言。青屏咏春帖,丹扆体乾元。”诗中也明言此《岁朝图》作于“立春时”。

  展现对新年的美好祝福和期待

  传统的《岁朝图》,大抵有两种:一种是描绘辞旧迎新的各种民间习俗,展现对新年的美好祝福和期待;另一种是以“清供”入画,赋予其吉祥寓意和文化内涵,多以《岁朝清供图》命名。后者是宋以后文人画家最喜欢的题材之一,既蕴含着文人墨客生活中最雅致精微的部分,又表现出人类最朴素美好的祈愿,寓雅于俗,雅俗共赏。部分作品还托物言志,抒发胸臆,表现出作者与众不同的情怀。

  在古代,农历立春和元旦均为重大节日。在节日前后,各种活动纷纷举行。按古代习俗,有扫尘、祭祖、傩祭、立桃人、挂桃符、挂年画、贴门神、贴春联、爆竹、聚宴、拜年等等,这些习俗,在历代《岁朝图》中均有生动的描绘。

  旧题为宋代画家苏汉臣所作的《五瑞图》,就展现出一幅儿童们在春季里跳傩舞嬉戏的场景。傩是一种驱鬼除邪的仪式,在古代常在春节时举行。在这幅《五瑞图》中,五个儿童戴着面具,身著彩衣,模仿大人们跳起了傩舞。画中最前面那个单脚站立、身体前倾、戴小丑脸谱的孩童,扮演的就是人们最讨厌的小鬼、瘟神,左边涂白脸、身著红袍的是判官,后方戴狰狞恐怕面具的是雷神,戴老头面具、背后斜插着膏药的是药师,右边戴黑脸红胡子面具、拿着笏板穿着绿袍的是钟馗。这四个驱鬼大神正跳着舞,施展法力要将小鬼赶走,以便让大家过个平安年。

  而同样以钟馗入画,明宪宗朱见深的《岁朝佳兆图》则有三重含义:一是驱鬼,一是招福,三是百事如意。画中的钟馗一手持如意,一手扶在小鬼肩上,犀利的目光,盯着飞来的蝙蝠,寓意“福来”。而小鬼则双手捧着盛有柿子和柏枝的托盘,寓意“百事如意”。朱见深以“柏柿如意”为题赋诗曰:“一脉春回暖气随,风云万里值明时。画图今日来佳兆,如意年年百事宜。”

  在明代李士达款的《岁朝图》中,一文士倚桌案坐于阁中,屋外一童子正拿着扫帚清扫院落,有如现在之年尾大扫除,此图描绘的正是年前“除旧布新”的扫尘习俗。明代画家姚文瀚的《岁朝欢庆图》呈现的节庆活动场面更多:长辈们坐在前厅聊天,满心欢喜地观看儿孙们尽情嬉戏;妇女们则忙着准备丰盛的年夜饭;小孩们则在庭前玩着各种游戏,有的敲锣打鼓,有的在玩悬丝傀儡,有的在放爆竹。此图将新春节庆的欢乐气氛,描绘得栩栩如生、淋漓尽致。此外,明代画家袁尚统的《岁朝围炉图》、清代画家杨晋的《岁朝图》等,都是年俗活动中阖家欢聚、拜年访友的真实写照。

  画家热衷于“岁朝清供”题材

  “清供”,又称“清玩”,指清雅的供品。入画之清供,主要是文房清供、案头清供等,包括金石、书画、古董、盆景等玩赏之物,“岁朝清供”就是在新春之际将这些雅物摆放在案头,古代画家将这些富有寓意的物品作为描绘对象,谓之《岁朝清供图》。这类《岁朝图》极富文人意趣,体现了他们特有的古雅情调和美学精神。

  最早的《岁朝清供图》,有人认为是北宋赵昌款的《岁朝图》。此图虽以《岁朝图》为名,实际上是以清供入画,图中绘水仙、梅花、长春花、茶花等环绕一奇石,色彩斑斓,富丽堂皇,极具装饰效果,是典型的文人画。但在宋元两代,这类画作并不多,《岁朝清供图》的真正兴起,是在明清两代,至清代中期以后,发展至鼎盛。上至帝王,下至普通画家,无不热衷于画这一题材。如乾隆、边寿民、虚谷、李鱓、任伯年等都画过大量《岁朝清供图》。近现代的吴昌硕、齐白石、唐云等画家,也有大量《岁朝清供图》作品。

  《岁朝清供图》不仅具有吉祥意味,文化内涵也极为丰富,文人画家多以此托物言志,寄情抒怀。如清代乾隆年间进士黄钺,幼时孤贫,后官至尚书。某年除夕,与妻叙话,忆及旧日寒微,因提笔作《岁朝清供图》,与家人共赏,以示“无忘寒士家风”。吴昌硕几乎每年都画《岁朝清供图》,且变化多端。他的《岁朝清供图》,有一特点是很少取材于牡丹。原因何在?在《缶庐别存》中,他说出了其中的原因:“凡岁朝图多画牡丹,以富贵名也。予穷居海上,一官如虱,富贵花必不相称,故写梅取有出世姿,写菊取有傲霜骨,读书短檠,我家长物也,此是缶庐中冷淡生活。”吴昌硕可谓本文开头提到的宋代诗人真山民的知音,他的《岁朝清供图》与真山民的《岁朝》诗,异曲而同工,志趣完全相同。(文、图\ 钟葵)来源:广州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