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广东文明网首页 > 文学风象
茶中浮沉多少事
时间: 2018-03-12      来源: 广东文明网

  喝茶只是一件朴素的事。

  一个“茶”字,象形又会意——人在草木之间,清茶一盏,如坐山林,如归草木,宁静中找回自我。茶,没有酒之烈,没有糖之甘,没有药之苦,只为平和、安详、纯然。喝茶只有两个动作:拿起,放下。而茶叶只有两种姿态:浮与沉。刚冲入开水,茶叶还漂浮着,是难以启齿的。静待茶叶沉潜下去,清香方能入口。人生也是一样,学一个拿起、放下,学一个沉潜下去,再学一个世事沉浮间,怎样将自己一点点、从容不迫地婉转释放。

  一杯好茶,水温很重要。武夷岩茶,需要一百摄氏度的开水;陈年普洱,事先得将茶叫醒;金骏眉则见不得开水,很容易就烫死了。人生如茶,品茶亦是品人生。别求大幕初开,就轰轰烈烈,浓酽香甜;没有后劲的人生是无趣的,次第舒展,缓缓释放,清幽缭绕,茶的一生如同人的历练。

  唐代大诗人卢仝,世人尊称“茶仙”。一天,卢仝在家中睡觉,酣然之时,被一阵敲门声惊醒。开门一看,是好朋友孟谏议的新茶送到。卢仝迎进新茶,马上冲泡,细细体会茶中的妙趣,写出了后世传诵的好诗《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谓之:

  一碗喉吻润,两碗破孤闷。

  三碗搜枯肠,唯有文字五千卷。

  四碗发轻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

  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

  七碗吃不得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

  蓬莱山,在何处?玉川子,乘此清风欲归去。

  “一碗喉吻润”,第一碗茶喝进去,嘴巴喉咙都滋润了。想必酣然大睡后口干舌燥,醒来喝上口新茶,自然满口生津,满心滋润。

  “两碗破孤闷”,第二碗开始喝出好情致。内心的孤单、烦闷,都在茶里融掉了。

  “三碗搜枯肠,唯有文字五千卷”,第三碗喝得人头脑兴奋,想吟诗作赋了。搜肠刮肚,发现在茶水的涵养下,腹中舒开五千卷文字。

  “四碗发轻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喝到第四碗,一生不平事都随着轻汗发散了。

  五碗喝出了“肌骨清”,六碗喝出了“通仙灵”,简直要进入神仙境界。

  绝妙的要算第七碗,“七碗吃不得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到此不敢再喝了,因为腋下习习吹起了清风。“蓬莱山,在何处?玉川子,乘此清风欲归去。”“玉川子”是卢仝给自己起的号,此时他已超脱混沌世事,思慕蓬莱仙山,想凭借着茶的清气远远飞去。

  喝出生命的简约空灵,喝出俗世中的神性,是中国古人喝茶的最高境界。

  喝茶只是一件朴素的事。然而,滚滚红尘,只要手边有茶,即能解渴解俗,养身养心。

  如此这般,有茶的日子便成了一段凡尘间的好时光。(于丹)来源:广州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