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广东文明网首页 > 文学风象
古人过清明 插柳放风筝
时间: 2018-04-08      来源: 广东文明网

  古代放风筝与放晦气相联系,清明节处处可见放风筝的孩子。

  清明扫墓图,生动表现了上坟祭祖的情形。

  4月5日是清明节,又是小长假的第一天,大家在扫墓拜山的同时,也在规划各种出游计划。不过,你知道吗?早在北宋年间,珠江两岸就兴起了清明扫墓风俗。同时,古人过清明,除了祭祖之外,踏青、郊游、赏花、放风筝也是传统保留节目。古时的清明节,人们对祖先的追思与迎接春天的喜悦并行不悖,构成了一支特别的节日变奏曲。

  寒食节吃冷饭还禁火 清明节家家生“新火”

  清明节,城内家家户户都忙着祭祖、拜山,各大酒楼的烧猪也卖得越来越好。不过,你知道吗?古人可不是一开始就过清明节的,直到唐代,清明还只是一个节气,人们看重的是寒食节。寒食节在冬至以后的第105天,清明则比寒食节略晚几天,两个日子紧紧相随。

  清明节“逆袭” 超越寒食节

  说到寒食节的来历,人们都会提起春秋晋国名臣介子推的故事。他一心归隐山林,任凭晋文公放火烧山,也拒不出山,最后被烧死在山上。晋文公又痛又悔,以后每逢介子推的祭日,忌生火,吃冷食,因而名为寒食节。之后,从汉代到三国再到魏晋南北朝,寒食节越过越隆重。民间甚至形成了一连多日吃冷饭,纪念介子推的习俗,搞得很多老人孩子受不了,纷纷生病。魏武帝曹操曾三令五申,禁止老百姓过寒食节,发现有人违反,就把他抓去坐牢。可这样的严刑峻法也挡不住老百姓吃冷饭的热情,南北朝时期,禁火三日,家家扫墓,已成为固定的节俗。到了唐代,寒食节还给“公务员”放假,方便他们扫墓祭祖。

  有意思的是,翻开唐朝的文献典籍,清明往往是寒食节的附庸;但到了宋朝,清明却渐渐后来居上,由单纯的节气渐渐变成一个隆重的节日,寒食节这个词却越来越不起眼,扫墓、祭祖等风俗慢慢成为清明节俗的一部分。清明节何以能成功“逆袭”呢,学界说法很多。有人说,由于寒食节忌火,人们上坟不能烧纸,只能把纸钱挂在坟前的树上,心里总归有遗憾,清明可以用火烧纸,就让人感觉好多了,故而扫墓的活动渐渐挪移到清明节;有人说宋代社会富庶,饮食与旅游业尤其发达,寒食节处处禁火,去哪儿玩都不方便,到了清明,家家户户生新火,旅店餐馆也可以奉上各种精致美食,出门踏青游玩就方便多了,所以,渐渐地,清明节过得越来越隆重,寒食节却成了附庸。

  “新火”分送百姓 带来春天喜悦

  看到这里,你可能有点困惑,什么叫清明节生新火呢?提起这个,咱得说一说古人取火的方式。要知道,火柴是近代的发明,唐宋年间,普通老百姓多是用“钻木取火”的方式生火的,一块松软的钻木板(多用山麻木、柳木制成)上钻出一道凹槽,钻木板下面放一团棉花之类的易燃物,用一根坚硬的钻木杆(多用榆木、花梨木制成)在凹槽里使劲摩擦,摩擦生热,火星蹦在棉花上,棉花变成黑褐色,就说明取出火种来了。这时,人们赶紧把点燃的棉花扔在一堆干草上,用嘴使劲吹,干草被点着,这火才算生成了。大概是因为取火太费力的缘故,一般人家都会保存火种。

  不过,寒食节一到,家家忌火,所以火种必须熄灭,等清明节的时候再次取火,所以就叫“生新火”,又称“改火”。“新火”象征着新一年的希望,所以上至宫廷,下至平民百姓,都十分重视。清明这一天,朝廷会将“新火”分送王公大臣,在岭南,地方官也会将“新火”送到民间。大家守着明亮的新火,享受热腾腾的饭食,谁不高兴呢?

  所以,古人的清明节,有追思先人的沉静,也有庆祝春天的欢快,就像一曲二重奏,内涵很丰富。

  (注:本文参考了《清明节民俗的复合性及其当代启示》《广东清明节及相关民俗述析》《广东清明节 岭表寻春》等文献。)

  家家插新柳 处处放风筝

  如果我们穿越到宋朝,就会发现,按朝廷的规矩,寒食清明期间,也像元旦(春节)、元宵一样连放七天假,大家在“黄金周”里扫墓踏青,插柳枝、放风筝,追思先人的同时尽享春天的生机与快乐。

  出门折新柳 插在大门上

  彼时的广州城内外,扫墓的仪式可比现在复杂得多。据史料记载,北宋时,珠江沿岸已普遍兴起扫墓风俗。所谓“扫”,就是得先清理先人坟前的杂草,将坟墓周围收拾得更加整洁,“扫”完以后,人们将糕饼、蛋品、猪肉等供品摆在坟前,跪拜并焚烧纸钱,再燃放炮仗。若是以宗族为单位的扫墓活动,更要动用“祭田”“公田”的收入来支付开销,要知道,采买供品和香烛炮仗、祭祀时请乐队伴奏乃至买肉买酒,都是要花钱的呀。祭奠时,族里德高望重的人要诵读祭文,祭奠后,就到了“太公分猪肉”的环节,虽说“太公分猪肉,分男不分女”的说法流传甚广,但也不能一概而论,有些家族格外疼爱女孩儿,也会给她们分一点。另外,凡是谁家里刚生了男孩,或是有人中了举人,又或者家里有老人的,也可以多分一份。有的家族还会就地在坟前生火,烹食聚餐,团聚一整天。

  有祖坟可拜的宗族,热热闹闹上坟祭拜祖先;可当时很多中原的大族为了躲避战乱南下,开村聚族而居(注:广州一些有名的城中村就是在宋朝开村的),祖坟在遥远的北方,无法扫墓祭拜,又该怎么办呢?

  原来,他们采用的是“望祭”的古老办法,要么在村头找一棵大树或一块巨石,在树下或石旁向北磕头,燃放鞭炮,遥祭祖先;要么在自家门口奠祭,烧香化纸,磕头祭拜。虽然祭奠的形式不同,但对先人的追思之情是一样的。

  清明时节,除了扫墓,古时广府人家还有一件非做不可的事,就是插柳。春天新生的柳枝,嫩绿可爱,男女老幼出门的时候,顺便采几枝,先在鬓边插上小小的一枝,回到家,再拣那特别青翠讨喜的,插在大门上。按照民俗学家的说法,广府民间流行清明插柳,是为了防止鬼怪近身或入侵家宅;可我总觉得,不管民间流传什么样的说法,鬓边或门楣上的嫩绿柳枝,总会给人们带来春天的生机与喜悦。

  走出深闺 风筝放飞心情

  扫完墓,插完柳,“黄金周”剩下来的时间,应该用来去踏青啦。清明节的踏青,最主要的内容就是郊游和野餐,用典籍里的话来说,“四野如市,往往就芳树之下,或园囿之间,罗列杯盘,互相劝酬”,人们吃喝之余,还会请来“歌儿舞女”,遍满园亭,吟词唱曲助兴,直到夕阳西下,方才尽兴而归。在一拨拨踏青出游的人群中,最高兴的除了孩子,就是平时藏在深闺里的女孩子们了。与元宵和七夕一样,清明节也是她们可以出门嬉游的节日,这样的节日一年到头也没几个。于是,在清明节,到处可以看见她们放风筝的身影。听到她们银铃般的笑声。因为古时流行的说法,风筝可以放走一年的晦气,所以她们乐此不疲。如果运气好,空中高飞的纸鸢还能为她们带来美妙的爱情故事,不信,把当时书写清明的诗词曲赋翻一翻,你一定能嗅出春天里浓浓的爱情气息呢。(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王月华 图/foto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