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广东文明网首页 > 趣味国学
《三国演义》里最神奇的一匹马
时间: 2018-01-02      来源: 广东文明网

  

的卢马

  《三国演义》里最神奇的一匹马是谁?是赤兔马吗?其实不然,赤兔马虽是最有名的一匹马,但是如果在贯穿小说情节,塑造人物形象,推动故事往高潮发展方面,赤兔马的作用不如另外一匹马。这匹马是谁呢?那就是的卢马。

  的卢马不只是作为一匹马而存在,而是作为小说的一个线索而存在,它接连起一连串的情节,连贯了好几个人的命运。作者的笔借着它,驰骋出一大片精彩的章节。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刘黎平

  史上材料:

  史上的卢马 闻名的有两匹

  《三国演义》里提到的千里马,最有名的有两匹,一是吕布和关羽都骑过的赤兔马,一是刘备骑过的的卢马。这两匹马在历史上确实存在过,不是小说家虚构之言。例如赤兔马,在《三国志·吕布传》里就有记载,“布有良马曰赤兔,常与其亲近成廉、魏越等陷锋突陈,遂破燕军”。吕布有一匹好马,名叫赤兔,他经常骑着赤兔和亲信成廉、魏越等人冲锋陷阵,大破燕军,说明吕布在战场上杀敌立功,离不开好坐骑赤兔马,赤兔马奔跑速度快,负重能力强,跨越高度和长度都很出众,加上吕布勇猛非凡,可谓人与马相得益彰。而且那句流行的俗语“人中有吕布,马中有赤兔”,也确实有。

  当然,至于赤兔马是不是董卓所赠,那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至于关羽的坐骑,应该不是赤兔。在演义里,曹操将吕布骑过的赤兔马赠送给关羽,关羽又骑着赤兔纵横天下,乃至最后一刻。然而,我们看看年份,看一看这事的可信度到底高不高。吕布死于公元198年,这个时候赤兔如果还在的话,应该归了曹操。两年后,即公元200年初,关羽暂时在曹操麾下,如果要送赤兔给关羽,也就是在这一年,因为关羽不久又去投奔自己的兄长刘备。隔吕布被杀才过了两年,赤兔马应该不算老,还可以驰骋疆场,但是史书里没有任何的相关记录,所以无法确定。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到公元219年,关羽走麦城的时候,所骑的肯定不是赤兔马,过了19年,对于一匹马而言,应该已经过了使用期限,不可能再纵横沙场了。

  再说的卢马,史上闻名的有两匹。第一匹肯定是刘备的坐骑。刘备跃马檀溪,在史上确实有记载。在《三国志·先主传》里,引用了《魏晋世语》里的一则典故,也就是跃马檀溪的故事。刘备在逃脱追杀时,坐的就是的卢马,“备觉之,伪如厕,潜遁出,所乘马的卢,骑的卢走”,“的卢,今日厄矣,可努力”,“的卢乃一踊三丈,遂得过”。后来的演义基本上就是照搬这个细节。

  而关于另一匹的卢马的故事,则发生在刘备之后一百多年的东晋,据《世说新语》,名相庾亮有一匹好马,名曰的卢,但是有看相的人说,这匹马不利于主人,友人劝庾亮把马给卖了,“庾公乘马有的卢,或语令卖去”,庾亮倒是大度,他说:卖了去祸害别人,这样不好。这个故事后来却移植到了刘备身上。

  由此可见,的卢马似乎被误解为一种不吉祥的马,是祸害,实在是迷信使然。

  文学线索:

  利用的卢马串起人物关系

  史上虽然有的卢马,但关于它的记载是零碎的,偶尔见于字里行间,无非是在历史天空中一闪而过,光芒转瞬即逝。然而,这个材料到了文学家手里,那可不能浪费,要抓住这转瞬即逝的光芒,把它渲染成一道美丽的风景。在史书里,刘备的的卢马只是在檀溪亮出身姿,而小说家则以此为线索,虚构了的卢马的今生前世,来龙去脉,俨然成了小说中的一个人物。

  在演义里,的卢马有了来历。话说刘表的部将张武、陈孙谋反,刘备前去镇压,在阵前,刘备看中了张武的坐骑,说:“此必千里马也。”于是赵云马上刺倒张武和陈孙,将的卢马夺了过来。的卢马一过来,就有了故事。

  通过此马见人心,按照文学术语,就是塑造人物性格。刘备夺了的卢马,不敢专美,马上转送给刘表,结果刘表的谋士蒯越说此马不吉祥,“此马眼下有泪槽,额边有白点,名为的卢,骑则妨主”。刘表害怕了,马上送还给刘备。刘备骑着的卢,遇见名士伊籍,伊籍也劝刘备不要骑此马,因为此马碍主,刘备却说:“死生有命,岂马所能妨哉。”拒绝将马转让给别人。

  围绕一匹马,刘表的猜忌、迷信和小气,刘备的大度、豁达和仁慈,都凸显了出来,人格上的对比立马就出来了。的卢马的作用不只是当战马,更成为测验人品,塑造人物的神马,高明的文学家不会放过每一个材料的作用,而是要深入挖掘,尽量提升,使之成为作品里一个有用的部分,的卢马就起到了这个作用。

  这个情节被明朝著名的三国点评家毛宗岗概括为:“至于张武丧马,赵云夺马,刘备送马,刘表还马,蒯越相马,伊籍谏马,种种波澜,无不层折入妙。”史上的一点碎片,被连接成一个完整的故事,牵出一系列的人物,手法高超,因此毛宗岗感叹:“此文中佳境。”

  的卢马到马跃檀溪这一节,精彩还没有完,的卢马又驮着刘备到了水镜先生隐居的庄园。在这里,他第一次听到了关于诸葛亮和庞统的神奇传说,知道了自己的事业之所以没发展开来,就是缺少神机妙算的军师。刘备在认识上第一次意识到自己人才资源的不足,从而又引出卧龙凤雏这些人物,而这些线索的出现,的卢马也立有大功。

  可以这么说,诸葛亮的出场,是的卢马带过来的,从刘表巧妙地串到刘备,从刘备串到水镜先生,再到诸葛亮,在这当中,的卢马一刻都没闲着。

  关键棋子:

  的卢马维系着蜀汉的命运和历史的轨道

  接下来,在长坂坡和赤壁之战,的卢马似乎又隐藏起来了,消失在读者的视野里,然而作者并没有忘记它,一时不写不等于不写,而是要放在关键的地方。果然,过了一段时间后,的卢马又出现了。赤壁之战三年后,刘备入蜀。后来喧宾夺主和蜀主刘璋争战,刘备一片好意将的卢给庞统,让他率军攻城,结果在落凤坡这个地方,庞统被乱箭射死。

  史上的庞统确实死于流矢,但是不是骑着的卢马,就没有任何记载,无法证明。但作者抓住庞统之死,将的卢马又推到历史舞台上,在终结庞统的同时,也终结了的卢马。的卢马又担起了钩连故事线索,见证人物命运的使命。而且通过这个结局,也照应了前面的那句话:此马妨主。虽然这句话很迷信,但是从文学角度而言,这就叫前后照应。开头说的卢妨主,但是并没有妨碍刘备,读者心里总是悬着一块石头,故事发展到这里,读者心里悬着的那块石头终于落地了。

  通过的卢马的命运轨迹,清晰地勾勒了蜀汉集团早期和发展期的轮廓,将复杂的历史线索,宏大的叙事背景,和一匹马的命运联系起来,马的命运即历史人物的命运,马也成了小说中的主角之一,这就是化繁为简,化抽象为生动,使小说结构更加明了简介,同时人物性格也更加凸显。由此可见,的卢马真不是一匹简单的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