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广东文明网首页 > 趣味国学
陆放翁: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入诗
时间: 2018-05-29      来源: 广东文明网

  陆游,字放翁,南宋最著名的诗人,没有之一。用他自己的话说,他是“六十年间万首诗”,流传下来的就超过九千首,是流传下来写诗最多的诗人。而且他的诗经典颇多,代表了那个时代的最高水平。

  陆游的诗作,有抒写“相爱不能相守”的婉约派,也有叹人生孤寂的忧伤派,而最能代表他诗作高峰的,当然是他对山河破碎、国家不能统一的愤慨和忧虑。所以梁启超曾经这样称赞陆游:“诗界千年靡靡风,兵魂销尽国魂空;集中什九从军乐,亘古男儿一放翁。”“辜负胸中十万兵,百无聊赖以诗鸣。谁怜爱国千行泪,说到胡尘意不平。”

  国:一生恨山河破碎、盼家国团圆

  陆游生于1125年,正是金国兴兵攻宋之际。之后国家分裂,山河破碎,所以,在陆游一生浩瀚巨量的诗作之中,家国情怀占据着很重的分量。他的一生,都在恨山河破碎,盼国家团圆。比如他著名的《关山月》:“和戎诏下十五年,将军不战空临边。朱门沉沉按歌舞,厩马肥死弓断弦。戍楼刁斗催落月,三十从军今白发。笛里谁知壮士心,沙头空照征人骨。中原干戈古亦闻,岂有逆胡传子孙!遗民忍死望恢复,几处今宵垂泪痕。”

  你看,“自从议和的诏书下达,至今已经十五个年头,将军空在边疆,没有机会作战。豪门里唱着歌舞,马厩里的马已经肥死,弓弦也已经断了。岗楼上的刁斗催落了日月,壮年参军今天已是白发苍苍。笛子的声音诉说着将士们的心声,月亮照着出征人的白骨,中原的战争从古就有,但是我们的子孙岂容他人统治。亡国的人民忍着痛苦盼望复国,今夜又有多少人在为此流泪。”

  陆游的家仇国恨,一直跟随着他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那真是望月怀国,听风伤心。他在《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中这样写道:“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仅仅是因为这一夜风雨大作,陆游感叹道:“虽然躺在孤寂荒凉的小村里,却没有为自己感到悲哀,心中想的都是守卫国家的事。夜深处,听到外面风吹雨打,梦见自己身穿铁甲骑着战马跨过冰河参加战斗。”仅仅四句诗,虽然尽抒了诗人孤独寂寞的心情和风雨如晦的惆怅,却也是满满的“铁马冰河入梦来”卫国守家的豪情壮志。

  陆游的一生,因国破而郁郁不得志,满腔愁绪无处倾诉,直到垂垂老去,依然盼国家统一。他那首著名的《示儿》中,无限悲凉地写道:“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当他已然明白人死万事空之后,还是悲伤着国家不能统一。想着自己可能没办法等到王师北定中原的那一天,只希望到了山河统一的时候,儿子在家祭时不要忘了告诉自己一声。这种浓浓的家国情怀,从古至今,无人能越。

  家: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陆游对祖国的爱,对山河破碎的恨,应该是幼承家教。他的父亲陆宰本来在宋朝为官,陆游出生的那一年,金兵挥师南下,直逼京城,朝中一片惊恐。当时皇帝懦弱,朝中文武多是主和派,而陆宰却力主奋起抗敌,结果被人罗织罪名,遭弹劾罢官。于是,陆宰一家举家南归。沿路屡屡遭遇战火,不得已东躲西藏,襁褓中的陆游从此受尽了颠沛流离之苦。后来他在他的诗作《三山杜门作歌》中,这样描写离难之险:“我生学步逢丧乱,家在中原厌奔窜。淮边夜闻贼马嘶,跳去不待鸡号旦。”

  而陆游的景物诗也是人间一绝,通过他的笔,一朵梅、一场雨,都出神入化。且看他的《临安春雨初霁》:“世味年来薄似纱,谁令骑马客京华?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矮纸斜行闲作草,晴窗细乳戏分茶。素衣莫起风尘叹,犹及清明可到家。”

  一句“小楼一夜听春雨”,从古至今,引多少文人墨客吟咏至今。而武侠名家古龙在他的武侠小说中就不止一处引用了这个句子。

  陆游一生为国为民操碎了心,却一生郁郁不得志,既没有机会驰骋疆场为国出力,也没有圆满幸福的家庭生活。所以,在他的大部分诗词中,都充斥着孤独伤痛。虽然伤春悲秋是诗人的永恒主题,但陆游的伤感中,因为加入了浓浓的爱国情怀,和那些单纯的为情为爱而伤感的诗不同,他的诗里没有无病呻吟的酸腐,反而有一种山河厚重的苍凉。比如他的《卜算子·咏梅》:“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本来是怅叹偏远荒凉的驿外,一枝梅花寂寞地开着,在黄昏中独自承受着风吹雨打的苦。这枝可怜而孤独的梅花并没有要和群芳争奇斗艳,却还是要被众花嫉妒,实在是凄然。然而,诗的最后,一句“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却把梅花的高洁不屈,满满地表达出来。

  陆游在这首词中,借梅喻己,把自己生活中的孤独寂寞之苦,在社会上受人排挤之难,把自己“零落成泥碾作尘”,也要“香如故”的情怀抒发得淋漓尽致,成为千古绝唱。

  而陆游的苦闷愁绪,除了家国情怀外,还有他在情感上的空虚寂寞。所以说,陆游的爱情诗篇,也是极为出色和被广为传咏的。

  情: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空有一腔热血却难为国效力的陆游,在情感方面也各种不得意。本来,上苍给了他一段美满的婚姻,给了他一个知冷知热和诗唱词的知音,这个人就是他的妻子唐婉。

  唐婉是陆游舅舅的女儿,两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后喜结良缘。两人一起写诗一起咏唱,情投意合。然而好事总是多磨,陆游深爱的唐婉一直无法获取陆游母亲的喜爱,陆游的母亲唐氏认为,陆游和妻子太过恩爱,沉溺家庭,会影响仕途。于是,强势的老太太请来庵中尼姑为儿媳算命,然后以二人八字不合为由,强令陆游休妻。素来孝顺的陆游虽然万般不愿,但无奈唐氏以死相逼,陆游只好答应。

  许多年后,陆游再娶,唐婉也已另嫁,二人在家乡的沈园突然相遇。这里曾是他们二人以前经常携手游历的地方,此刻却相对无语,满心悲凉。于是陆游挥笔写下了《钗头凤》:“红酥手,黄籘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过了几天,唐婉再到沈园,看到了陆游留在墙壁上的词,不由悲从中来,提笔和道:“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乾,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栏。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此次相会不久,唐婉长病不起,含泪离世。而陆游终其一生,也没能忘掉唐婉。在他75岁时,告老还乡,重回沈园,又写下了两首《沈园》纪念离世多年的唐婉:其一:“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其二:“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直到85岁那一年,陆游在儿孙的扶持下,最后一次来到沈园,留下了最后的怀念之诗:“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之后不久,陆游便撒手人寰,追随他的爱情而去。而陆游和唐婉这段绝唱千古的爱情,却随着两首《钗头凤》永留人间。(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赵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