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广东文明网首页 > 趣味国学
跟着《徐霞客游记》 探访祖国大好河山
时间: 2018-07-31      来源: 广东文明网

  夏花绚烂,风景宜人,眼下正是出游的好时节。说到史上最牛旅游“大咖”,非徐霞客莫属。放眼今天,如果我们想把老徐去过的风景再看一遍,其实并非难事,但能够真正读懂“霞客精神”的人其实并不多。那么,就让我们重拾经典,读读这本《徐霞客游记》,学学“霞客精神”,探访祖国大好河山。

  打着“游记”旗号的科普巨著

  相信每个人在学生时代,都曾写过一篇命题作文——《我的志愿》。

  明朝时,一个10岁的男孩在读书时有感而笑。母亲问他笑什么,男孩说:“全国有九州五岳,写这本书的人自夸他已走完了八州,攀登了四岳。这个人的志向并不大,要是我,非要历九州、登五岳不可。”这个于430年前诞生于江阴市马镇的男孩,就是我国明代著名的地理学家、旅行家和探险家——徐霞客。

  自新婚那年起,徐霞客便开始旅游,慈爱的老母亲为他制远游冠,让他得以安心游历太湖、登东西洞庭山。这位从小立志于“大丈夫当朝游碧海而暮宿苍梧”的旅行家,除了家中发生重大事件外,从未停下过自己的脚步,直到去世的前一年。

  在走南闯北的这34年间,徐霞客一步一个脚印,铸就了“探人所未知,达人所未达”的“霞客精神”。《徐霞客游记》其实来之不易,要知道数百年前的旅行环境可不比现在,比如说交通不发达,处处面临的都是险境。旅行途中他曾三次遇盗,数次断粮,仍勇往直前,严谨地记下了观察的结果。

  可以说,徐霞客是名副其实的“中华游圣”,现今的“中国旅游日”之所以被定在5月19日,正是因为这一天是《徐霞客游记》的开篇日。时至今天,《徐霞客游记》虽可作为一份旅行攻略引领我们走遍天下,但这部被誉为“中国最早比较详尽记录所经地理环境”的游记,精华之处却不在于“旅行”。

  稍微留意一下他的“名衔”,我们会发现历史所记载的徐霞客,首先是一名有独特发现的地理学家,然后才是旅行家和探险家。如果用数字来说话,在徐霞客长达30多年的科考之旅中,到过今天19个省份的100多座城市,他探过500多个岩洞,游记中提及的桥有1000多处,这份成就令很多科学家都自叹不如。所以若以“含金量”来看,《徐霞客游记》是文学著作,更加是一部科学著作。

  一介布衣 纵横天下

  “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为旅游而来到这个世界的徐霞客,身体素质非常好,不但“脚骨力”惊人,且强健异常。明末清初一代文宗、诗坛盟主钱谦益曾这样形容他——“凌绝壁,冒丛菁,攀援上下,悬度汲绠,捷如青猿,健如黄犊。”正是因为有这样的体质,徐霞客才能过那种风餐露宿的生活。

  出于对山道和岩洞的热衷,他能够一口气徒步走几百里,在岩石上睡觉,在溪涧中洗浴,而且还与深山老林的各种野兽相伴。在他留下的著作中,曾写有天台山、雁荡山、黄山、庐山等名山游记17篇,文中时常出现如“洞在悬崖间”“岩倚重峦,临绝壑”“平麓上至绝顶”等惊险描述。

  “吾以老布衣,孤筇双屦,穷河沙,上昆仑,历西域,题名绝国,与三人为四,死不恨矣!”就旅游而言,古往今来,确实没有几人能跟徐霞客相提并论,所以他才“狂言”道,张骞未见到昆仑山,在这点上不如我老徐;而玄奘和耶律楚材凭借国家力量方能西游,哪能像我老徐以一介布衣而纵横天下?

  这位不服输的旅行家,也曾因友人陈木苏一句“曾造雁山绝顶否?”而勇闯其中,一探究竟。“吾取间道,扪萝上龙湫三十里,有宕焉,雁所家也。攀绝磴上数十里,正德间白云、云外两僧团瓢尚在。复上二十余里,其巅罡风逼人,有麋鹿数百群,围绕而宿。三宿而始下。”徐霞客雁荡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将以上所见,兴致勃勃地告诉陈木苏。

  华山归来论太和:山貌并不相当

  说到山经水脉,徐霞客常常精神焕发,才情洋溢,无论是一山一石,他都能说得透彻之至。他40岁那年,虽已考察了祖国大半河山,还仍以未能涉足晋地的恒山为憾。他对好友王思任感叹道,“予所憾者浑源之北岳,桂林之千笋,未曾置足焉。”终于在48岁时,他专程北上,去到地处黄土高原东部的山西,在《游恒山日记》中,他这样写道,“台中像群仙,环列无隙。余时欲跻危崖,登绝顶。”努力攀登,钻出荆棘,登上顶峰以偿宿愿。

  徐霞客对于山道的执着,以及记述地容地貌的专业,透过《游太和山日记》一文也可见端倪。那一年,他游历完五岳之西岳华山之后,便转身去了太和山,也就是现在湖北均县的武当山。刚到太和山之际,徐霞客想从南天门宫向左直奔雷公洞,但雷公洞竖立在悬崖中间,不好走。于是他只好改道,从南岩到竹笆桥。“一径阴森,滴水、仙侣二岩,俱在路左,飞崖上突,泉滴沥于中。”在游记中,我们不难通过徐霞客的笔墨体会独特的山貌,关于地势的描述他亦特别精准,优美的滴水岩、仙侣岩都在小路的左侧,而悬崖向上飞突,泉水滴沥崖中。

  一路颠簸,徐霞客好不容易到了竹笆桥,开始听到泉水流淌的声音,本以为可以渐入佳境,只见他话锋一转,说了一句“然不随涧行”,处境又开始严峻起来。不能沿着山涧走,便只能靠着山走,遂翻越山岭,一路上都是突起高耸的岩石。“一路多突石危岩,间错于乱蒨丛翠中。”幸好美景仍在,“时时放榔梅花,映耀远近”。

  “华山四面皆石壁,故峰麓无乔枝异干。”“太和则四山环抱,百里内密树森罗。”茫茫荆楚大地,山环水绕,然而徐霞客攀山越岭的目的,并非单纯为了烂漫山花、桃李柳叶的好春光,而是要考察和记录下山与山之间的迥异之处。华山四面都是石壁,所以山脚下没有高大奇特的树木,而太和山则是四面群山环抱,百里以内枝叶茂密的树木森然罗列。关于华山和武当山的差异,徐霞客在他的游记中知无不言,也为后世的旅行攻略添色几分。

  从“旅游达人”升级为“地理学家”

  有人说,晚年的徐霞客,从探索景点的旅行者转型成了地理专家,深埋在他体内的“地理狂魔”属性终于大爆发。

  在古代艰苦的旅行条件下,徐霞客走过了如此广阔的地区,靠的完全是自己的两条腿,单凭这一点,就足以令人赞叹不已,更何况他所考察的,主要是陡峭的山峰和急流险滩。在30多年的旅行考察中,徐霞客主要靠徒步跋涉,连骑马乘船都很少,放到现在来说,完全能跻身于“徒步运动爱好者”的行列。

  这位牛人常常自己背着行李赶路,所寻访的地方,多是荒凉的穷乡僻壤,又或是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几次遇到生命危险,可以说是出生入死,尝尽了旅途的艰辛。之所以能够胜任“地理学家”这个名衔,是因为风景于徐霞客而言,除了“浪漫”,更加“写实”。他写游记,非常注重内容的真实性,而且对自己的要求很高——“得趣故在山水中,岂必刻迹而求乎”。所以每次下起笔来,都朴质自然,不事雕饰,句句精细切实。

  比如他的《游黄山日记》,以热情细腻的笔触,描绘了一幅千岩竞秀、松涛云海的壮丽图画;《游雁荡山日记》,则着重描绘了“峰峰奇峭,离立满前”的奇峭景象;而《游天台山日记》,写的是“荒草靡靡,山高风冽”的另一番景色。

  真的要感谢地理学家徐霞客,祖国大川的一山一石一洞,在他的笔下真实地活现于我们眼前。(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黄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