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广东文明网首页 > 趣味国学
《红楼梦》里那些口才了得的小人物
时间: 2018-08-07      来源: 广东文明网

  清 孙温 《绘全本红楼梦图》

  说起《红楼梦》里的会说话的人儿,人们首先想到的可能是王熙凤或者薛宝钗。王熙凤一张巧嘴能将贾母哄得心花怒放;薛宝钗则常常能捕捉到生活的细节,将话说到人的心坎里去,连情敌黛玉都和她“互剖金兰语”。但在《红楼梦》中,除了这两个有着主角光环的人物,还有一些小人物,也深谙说话之道,有着令人惊艳的口才。

  平儿:口齿伶俐 善解人意

  平儿原是王熙凤的陪嫁丫头,跟着王熙凤嫁到贾府来了之后,又变成了通房大丫鬟,在书中第三十九回平儿自己就提到过:“先时陪了四个丫头,死的死,去的去,只剩下我一个孤鬼了。”凤姐那样刻薄的人,平儿不仅成了她身边唯一留下的陪嫁丫头,还和她处成了姐妹一样,可见其聪慧干练,加上口才上佳,可以说是个玲珑剔透的人。

  比如在书中第五十五回,凤姐有病,探春代理家事。那些管家媳妇见探春年轻,又是庶出,以为她办事没有经验,想欺负她,连她生身母亲赵姨娘也来惹是生非。平儿看到被气哭了的探春,先是当着众人的面把借机生事的下人们责骂了一番,又向探春解释:“姑娘知道二奶奶本来事多,那(哪)里照看的这些,保不住不忽略。俗语说‘旁观者清’,这几年姑娘冷眼看着,或有该添该减的去处二奶奶没行到,姑娘竟一添减,头一件于太太的事有益,第二件也不枉姑娘待我们奶奶的情义了。”这几句话看似淡淡的,却大有玄机。恭维探春却不留痕迹,看似贬凤姐,却暗示了凤姐的辛苦。也难怪此话一出便刹住了探春的怒气,瞬间让探春的脸色阴转晴。之后,探春改革弊端,想把大观园承包出去,平儿最先表示支持,接着又说出一番早就该改而竟未改的道理来,这些话于公是相信探春的能力,能为大观园兴利除弊,于私也为了转移平日众人对凤姐的积怨。连宝钗都赞叹平儿的口才,说:“你张开嘴,我瞧瞧你的牙齿舌头是什么作的。”

  再看第四十二回,刘姥姥二进荣国府,住了几天要回去的时候,平儿把贾府上下送给刘姥姥的银子、布匹、点心、果子装好之后,将自己的两件袄儿和两条裙子送给刘姥姥,还说:“衣裳虽是旧的,我也没大狠穿,你要嫌弃我就不敢说了。”当看到刘姥姥不好意思收下贾府的丰厚馈赠时,又说,“休说外话,咱们都是自己人,我才这样。你放心收了罢,我还和你要东西呢。到年下,你只把你们晒的那个灰条菜干子和豇豆、扁豆、茄子、葫芦条儿各样干菜带些来,我们这里上上下下都爱吃。”这几句话,看似平常,却将平儿对刘姥姥的尊重展露无遗。她将自己的旧衣裳送给刘姥姥,是用开玩笑的语气说怕“被嫌弃”,一下子拉近了彼此的距离,担心刘姥姥不好意思收下贾府的丰厚馈赠,还求她年下带些菜干来。其实,贾府有农庄,不缺菜干。这是在给足刘姥姥面子,让她感觉到大家是平等的亲戚,有着亲戚之间的礼尚往来,更是在保护刘姥姥的自尊心。

  尤氏:言近旨远 灵活应变

  尤氏是贾珍的续弦,按理她是宁国府的女主人,但因为娘家没有背景,自然不敢与出身名门的荣国府当家人王熙凤相比,因此在为人处事上少了凤姐的凌厉苛责,多了几分妥帖大方,在处理矛盾纷争时,更是随机应变,能言善道。

  在第四十三回,贾母号召贾府上下为凤姐过生日凑份子钱,还委托尤氏负责张罗这次生日。在凑份子钱时,王熙凤把周、赵两位姨娘也拉上,尤氏悄声骂凤姐“不知足”,但王熙凤不为所动。于是,当各房陆陆续续送来份子钱时,尤氏趁着王熙凤不在,把周、赵两位姨娘的份子钱退了回去,见周、赵二人不敢收,还特意说:“你们可怜见的,那(哪)里有这些闲钱?凤丫头便知道了,有我应着呢。”尤氏这几句话真是句句都说在点子上,二两银子对贾母等人是小事,对周、赵二人来说可是一个月的月钱,但尤氏知道她们会因为畏惧王熙凤的淫威而不敢收,马上承诺帮她们瞒着王熙凤,也就是在表明“出了事我负责”的态度。这一番话既保全了凤姐脸面,又体恤了两个姨娘的难处,让她们得到最起码的尊重和关怀。所以听完这话,周、赵二人就对尤氏感激不尽,千恩万谢地收下了退回的钱。

  再看第十回,贾璜之妻璜大奶奶金氏因为自己的侄子金荣在学堂里和秦可卿的弟弟秦钟闹矛盾打架,觉得自己丢了脸面,气冲冲地跑去宁国府要找秦可卿评理。而尤氏,也就是秦可卿的婆婆,看见金氏脸上不高兴,心里也就明白了几分,便跟她打起了”太极“,一番话说下来让金氏没了脾气,尤氏说了些什么呢?首先,尤氏说自己很为秦可卿的病担忧,让秦可卿“不必拘礼,好生养养”,家里的其他事情都有她担着。这言外之意就是“你璜大奶奶要找她什么麻烦,找我就够了”,可这金氏平时经常受到尤氏的资助,自然是没这个胆量。其次,尤氏借用她教训贾蓉别招秦可卿生气的话,夸张地道出秦可卿的好,说她是个“打着灯笼也没地方找去”的好姑娘。现在,金氏要责怪她没有好好管教弟弟,自然是有些不着调。第三,尤氏单刀直入,直接说起昨天学堂发生的事,暗指金荣一帮人是狐朋狗友,专门爱挑是非。这等于是把闹学堂的责任指向了金荣。如此,顽童闹学堂,谁是谁非,尤氏一锤定音。她璜大奶奶要论理先要过了尤氏这关。其中,尤其值得一提的,关于学堂里的事,尤氏一开始就责怪秦钟,说他不懂事,不知道体谅生病的姐姐,鸡毛蒜皮的事也说来让做姐姐的烦心。如此,是不是也顺便责怪了一番璜大奶奶呢?秦钟一个小孩子不懂事,你璜大奶奶一大把年纪,也要无理取闹吗?这话一说完,金氏就把刚刚的怒气“早吓的都丢在爪洼国去了”。我们也不得不感叹一句,尤氏之口才,真是了得。

  麝月: 最佳辩手 理性达人

  麝月是贾宝玉身边四个大丫环之一,虽名气不及晴雯、袭人,但在处理贾府里复杂的人际关系上,麝月则展现了她巧言善辩的一面。

  在第五十二回中,晴雯知道宝玉身边的丫头坠儿偷了平儿的镯子的事要把坠儿撵出去。坠儿的母亲见晴雯这么不留情面,就讥讽晴雯说她背地里直呼宝玉的名字,像个野丫头。这时候,麝月及时站了出来,对坠儿母亲的讥讽来了个回应。“嫂子,你只管带了人出去,有话再说。这个地方岂有你叫喊讲礼的?你见谁和我们讲过礼?别说嫂子你,就是赖奶奶林大娘,也得担待我们三分。便是叫名字,你们也知道的,恐怕难养活,巴巴的写了他的小名儿,各处贴着叫万人叫去,为的是好养活。连挑水、挑粪、花子都叫得,何况我们!连昨儿林大娘叫了一声“爷,老太太还说他呢,此是一件。二则,我们这些人常回老太太的话去,可不叫着名字回话,难道也称‘爷’?那(哪)一日不把宝玉两个字念二百遍,偏嫂子又来挑这个了……”麝月这头一句连用两个问句,上来先把对方的气势压了下去。然后又搬出了林之孝家的。这林之孝家的是荣国府的大管家之一,是这个婆子的顶头上司,这个婆子可能不怕晴雯、麝月,毕竟不归她们管,但一定怕林之孝家的。接着麝月又把贾母搬出来震慑婆子。是贾母怕宝玉难养活,就把他的小名张贴到外面让大家随意叫。晴雯是遵照贾母的意思在做,并没有逾规越矩。麝月说的这一长段的话,逻辑清晰,态度不卑不亢,每一句话都在情在理。坠儿的母亲无言辩解,只好讪讪地离开了。

  从这些情节看来,麝月头脑清楚、逻辑性极强,是个辩论高手,但她同时为人贤惠,安分守己,不会无端生事,也不会随意欺负弱小之人,只有在看不惯婆子们嚣张无礼的时候,才会出言争辩。所以,麝月在贾府能安稳地工作下去,她曾抽到一支荼蘼花的花签,“开到荼蘼花事了”,这也预示着她是陪伴贾宝玉很久的丫鬟。(文、图(除署名外)/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李巧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