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广东文明网首页 > 新闻聚焦
好人好心愿|广州环卫女工袁兰珠3年捐出近2万元助学善款
时间: 2019-01-22      来源: 广东文明网

袁兰珠向恤孤会捐出卖废品和扫街捡到的钱。受访者供图

 

袁兰珠在社区里打扫卫生。

  对于广州环卫女工袁兰珠来说,捐款助学已经成了她生活的一部分。她有一个盒子,专用来收集扫街捡来的零钱以及卖废品换来的钱。“当装零钱的盒子满了,我就该去捐款了。”

  袁兰珠还记得,2016年第一次走进广东公益恤孤助学促进会(以下简称为“恤孤会”),戴着口罩、穿着环卫工作服,随身带了硬币256枚、纸币132张,总共465.81元,这是她扫街捡到的零钱,全部捐给恤孤会。这是她捐出的第一笔助学款。刚放下钱,她便匆忙离开。3年来,袁兰珠捐款8次,不仅有捡到的钱和卖废品的钱合计约5000元,还有她获得的一些奖金……一共捐了近2万元。按照一个贫困孩子3000元的助学标准,袁兰珠资助了近7名贫困孩子。

  “我捐的钱并不多,自己的生活也过得去。”谈到自己获得的荣誉,这位“广东好人”有些腼腆,“我文化水平不高,不想孩子们跟我一样,如果捐的这点钱能帮到他们,我就很开心了。”

  扫街捡零钱捐给贫困学生

  1月14日,是袁兰珠一周一次的休息日。换下工作服,穿上一件外套,系上一条黄白相间的丝巾。衣服和丝巾买了6年多,平时不经常用,看起来还很新。一切收拾妥当,她锁好家门,坐上公交车,前往熟悉的恤孤会。

  一进门刚坐下,她就从包里掏出一个信封,交给了恤孤会工作人员梁栋彬。信封里装的是“广东关爱好人基金”资助她的5000元钱。考虑到袁兰珠的情况,梁栋彬不忍收下这笔捐款。可她再三坚持要把钱捐出来:“我自己有工作,挣的钱够自己用,这笔奖金捐出来对孩子们更有用。”拗不过袁兰珠,梁栋彬最终还是同意了。

  这是袁兰珠的第8次捐款。“刚开始捡到地上的零钱,我还有点私心,有时候买菜差几毛钱,就拿来用了。”袁兰珠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后来觉得这样做不对,钱是路人不小心掉的,我只是把它们捡起来,不能让这些零钱被浪费掉。”于是,她找来一个盒子,把捡到的钱放到里面存着,准备装满了就把钱捐出去。

  “有些贫困孩子小小年纪就扛起生活的重担,却依然很乐观,成年人都不一定能做到。”袁兰珠说,“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小学都没读完,不希望贫困孩子们跟我一样没书读。跟别人比起来,我捐的这点钱不算什么,自己默默做就好。”

  “开始做了就不能停下来”

  袁兰珠的生活过得很简朴,但在助学这条路上,从未停止过脚步。“既然开始做了,总想着这事不能停。”她说。

  今年52岁的袁兰珠出生在湛江的一个贫寒家庭,小学没读完就开始打工补贴家用。11年前,她离开家乡,来到广州,做过水泥工、保姆、售货员。后来,她成了海珠区的一名环卫工,负责海幢街福仁社区部分街巷的清洁工作。

  福仁社区是个老社区,狭窄的街巷交错曲折。“第一天上班就迷路了,自己负责的街巷没打扫,扫了别人负责的区域。”袁兰珠笑着说。社区生活垃圾多,袁兰珠一天要清理7—8桶垃圾,每桶100斤左右。青石板路凹凸不平,要想把放在各条街巷的垃圾桶拉到马路统一运走,不是件容易的事。“拉一会儿就要歇一下,时间久了,手臂关节会有些疼痛。”

  一个月下来,袁兰珠能拿到3000多元的工资。由于是临时工,袁兰珠要自己缴纳社保和医保。交完这些费用以及每月600多元的房租水电费,她还剩1000元左右的生活费。“这些钱主要用来买菜,已经够我花了。”袁兰珠说。

  2017年8月,袁兰珠拎着一个塑料袋和一个纸盒,第三次出现在恤孤会。她带去了438张纸币、620枚硬币;最小面值1分,最大面值50元;1角硬币多达560枚,1元纸币100多张……工作人员花了1个小时才把这些钱数清楚,一共2105.44元。

  “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有些人能捐100万元,有些小学生捐1元多的零花钱,‘含情量’是一样的,能帮到人就是好人。”恤孤会老会长王颂汤说。

  这几年,袁兰珠获得了来自社会的关爱奖金。拿到奖金后,袁兰珠并没有留下来,而是第一时间捐了出去,“获得的奖金,总感觉不是靠自己劳动赚回来的,拿着不踏实。而且我还能工作,生活够用了。”

  “还想多帮助几个孩子”

  无论刮风下雨,每天早上4时多,袁兰珠都会准时起床,赶在5时半之前到达福仁社区,开始一天的工作。从住的地方到工作地点,骑车大概15分钟,一辆二手自行车,陪着她度过了400多个日夜。

  袁兰珠租的房子在海珠区前进路附近。她的房子在一楼,门口的过道非常狭窄。10平方米左右的房子里,摆放着一张床、一个柜子以及两个桌子。由于房子在最深处,阳光照不进来,即使是白天,屋里也是一片漆黑。手机在房间里只有微弱的信号,经常接不到电话。“这里已经很好了,房租便宜,离工作地点也近。”对于住的地方,袁兰珠不挑剔。

  生活节俭的她,已经很多年没有为自己买过新衣服;一部几年前买的手机,用起来经常卡顿,她舍不得再换一个;平时一个人吃饭,她就只炒一个菜。而提到帮助贫困孩子,袁兰珠就会变得很“大方”。当记者提起另一个获得“广东好人”称号的贫困孩子,她细心问起孩子的情况,想着能为孩子做些什么。

  “今年过年回家吗?”在采访快结束的时候,记者问道。

  “不回喽,春节工作也挺忙的。”袁兰珠的眼神闪过一丝失落。她已经好几年没有在湛江过春节了,每年只能等节后找时间回家。每次回家,她会尽量选择乘大巴车,一次只要60元,“高铁也有,但要200多元,还是有点贵”。

  问起新年的心愿,袁兰珠说:“现在的生活挺好的,靠自己的劳动能养活自己,平时攒下的钱还能帮助一些孩子,挺知足。”再过几年,袁兰珠将要退休了,她希望能趁身体还算硬朗的时候,多攒些钱,能再多帮助几个孩子,“怕以后没能力了,能帮到一个算一个。”

  采访结束几天后,袁兰珠在电话中问起记者提到的贫困孩子。“当时走得匆忙,忘了让你给孩子带些钱过去。”知道那个孩子现在生活稳定,袁兰珠笑着说:“那就好!”(来源:南方日报见习记者 汪祥波 策划统筹 李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