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广东文明网首页 > 新闻聚焦
微文明:这名老党员坚持退休后“做点贡献”
时间: 2019-11-04      来源: 广东文明网

老党员缪司。

缪司和老伴的合影。

  “共产党培育了我,我要报党恩!”85岁的退休党员、黄埔区原商业总公司干部缪司,尽管生活俭朴,家具用了20多年没换新,却从80岁那年制定多交党费计划——每年比上一年递增1000元交党费。他还在古稀之年推动小区旧楼加装电梯,将政府提供的爱心餐慷慨赠送清洁工……用点滴善行彰显“一片丹心永不变”。

  生活上“抠门” 交党费却大方

  耄耋之年的缪司,身着白衬衫,戴金丝边眼镜,头发一丝不苟地梳向一侧,透露着儒雅气质。步入缪司家,简朴却不乏温馨。样式老旧的木质沙发多处用纸皮和胶布贴着,录音机、DVD机等旧电器仍摆在客厅显眼位置,一幅缪司和老伴的黑白合影被放大后用金色相框挂到白墙上……房间里的家具陈设都仿佛在无声地述说着光阴的故事。

  “这套家具用了20多年,好多人都说该换了!”缪司家里的家具电器都是上世纪90年代留下的,很多人见到都说是老古董要更换,他却舍不得丢,沙发磨坏的地方,他找来带图案的纸皮,用胶布贴上去又继续用,“好像衣服一样,缝缝补补又能用”。

  别看缪司生活上如此“抠门”,交党费时他却很大方。

  1961年,缪司毕业于中南财经学院。1984年,他来到开发区时,正处于开发区筹建期,当时他从黄埔区区委办公室副主任,调任商业总公司的部门经理,直到1995年从广州开发区商业集团退休。虽然退休后他每年党费只需要交60元,但他在80岁那年制定了一个计划——每年比上一年多交1000元党费。

  缪司翻出自己保留的一些党费收据,除了规定的60元党费,2014年交1000元,2015年交2000元,2016年交3000元……2019年交6000元,这5年总共多交党费2.1万元,他准备按计划交到终老,并写下几句话自勉,“寿过捌拾,去日无多,争取时间,多交党费,年增千元,与时俱进”。

  共产党培育了我,我要报恩,退休后继续做点贡献。”相比革命先烈的牺牲,缪司自认多交点党费根本算不了什么。缪司说,朱德司令临终前嘱托家属将2万多元积蓄交了党费,自己深受感动,希望向革命前辈学习。

  对于缪司多交党费一事,家人都很支持,老伴钟姨称夫妻俩都把金钱看得很淡,“钱没所谓的,重要是身体好”。缪司不仅以身作则,还写下文章《示儿》教育孩子,“爱国、爱党、爱家乡、爱亲友这‘四爱’是流芳百世的主脉,人生在世总该有个好名声。”

  旧楼加装电梯 他出钱又出力

  缪司所住的怡园小区早在十年前成功加装电梯,成为黄埔区第一栋旧楼加装电梯的典范,这其中缪司功不可没,至今邻里街坊提及都要竖起大拇指称赞。

  缪司将此事办成归功于“不计较个人得失,发挥雷锋精神”。

  2009年,作为老旧小区,怡园小区的楼宇有8层楼高,但都没安装电梯。当时75岁的缪司和老伴住在7楼,随着年事渐高,上下楼很不方便,该楼还住着其他老人和病人,都有坐电梯的需求。

  缪司发现华农、华工小区有加装电梯的成功个案后很兴奋,他征求整栋楼业主意见之后,发现10户有9户都同意加装电梯。

  缪司找到房管部门了解,当时加装电梯无法使用小区维修基金,只能业主来均摊加装电梯费用。缪司向电梯公司了解到,全部加装电梯费用45万元,如果均摊9户,那么每户需要出5万元,但这样一来低层用户会有意见。

  缪司于是提出高层用户多出点,低层用户少出点,但当时7楼搬来的是一对年轻人,他们刚出来工作,花钱买楼后积蓄不多,宁愿爬楼梯也不愿出这么多钱。有的双职工家庭因收入低也不愿意多出电梯费。一户做工程的业主,甚至从专业角度分析说这个电梯会烂尾。

  眼看加装电梯的事要“黄”,缪司又不辞辛苦地挨家挨户劝说,并表示“有钱的多出点,没钱的少出点,不够我再来垫”。从办理手续,到联系施工方,主动垫付了三分之一的工程启动款,最后监督工程质量……在古稀老人缪司的大力推动下,该楼栋的电梯最终加建成功,连最初反对加电梯的那户邻居,最后也表示支持,补交电梯费。

  爱心餐送清洁工 居委赞他正能量

  缪司和老伴享受政府给高龄老人提供的免费爱心餐,每天中午都可以去社区星光老人之家领取,他发现一份餐已足够夫妻俩吃,于是主动将另一份爱心餐赠送给社区一名50多岁的清洁工,“他工作辛苦,更需要!”

  缪司晚年还萌发献遗体的念头,去咨询后发现手续比较繁琐,他表示会迟点再去办,并写下自己的感悟,“感恩党育几十年,遗憾晚年无贡献。多交党费献遗体,一片丹心永不变。”

  怡园社区居委会负责人李小姐称赞,“缪叔很阳光热心,是一位很正能量的老人”,他今年多交的党费,几乎相当于他一个月的退休金,他却从没有对外宣扬,让人敬佩。

  (来源:南方都市报 采写/摄影:南都记者 杨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