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广东文明网首页 > 新闻聚焦
广东举行全国抗击新冠肺炎先进事迹报告会
时间: 2020-09-24      来源: 广东文明网

  9月23日,在广东省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先进事迹报告会上,“共和国勋章”获得者、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等8位战疫英雄回顾抗疫斗争不平凡的历程,从不同侧面、不同角度,讲述了抗疫斗争一线发生的一个个难忘瞬间、一个个感人故事。

  广州中医药大学副校长、广东省中医院副院长张忠德:

  “病人在哪,中医人战场就在哪”

  一说起老战友叶欣,张忠德就哽咽了。

  他回忆起4月20号,是最后一批援鄂队员凯旋的日子。张忠德在结束医院的欢迎仪式后,就迫不及待地赶到了叶欣烈士的雕像跟前。

  他说:“老战友,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这次我们医院参加援鄂的88名队员零感染,我把他们一个不少的、全都带回来了。”说完这句话,他忍不住在雕像前痛痛快快哭了一场。

  17年前,张忠德跟叶欣护士长在救治“非典”患者时都被感染。在ICU一个月,张忠德艰难地摆脱了死亡时,却听到了叶欣牺牲的消息,悲痛万分。“这里危险,让我来。”叶欣说的这句话一直在耳边回响。从那一刻开始,张忠德就暗下决心:“我要好好活着,完成护士长未竟的事业!”

  今年,当张忠德作为国家中医药疫情防控工作专家组副组长,除夕赶往武汉时,不少朋友问:“你都已经死过一回了,这把年纪干嘛还冒这个险?”张忠德回答,年纪大了,信仰不能变,病人在哪,中医人的战场就在哪!

  他带领国家中医医疗队接管了危重患者最多的病区,运用中西医协同救治患者。刚开始,患者和当地的医务人员对中医药治疗缺乏信心,张忠德决定让疗效来说话。

  接管病区的第8天,第一位患者出院了,第9天,18位患者又出院了。张忠德说:“当时出院率普遍不到5%,可是我们的出院率达到了13.3%。”

  因为压力和劳累,德叔在武汉一下子瘦了十几斤。但他的消瘦,却换来了患者们的快速康复。在他的推动下,中医治疗方案被写入国家诊疗方案,中医药进入抗击新冠肺炎主战场。

  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院长刘磊:

  “很骄傲为这座城市拼过命”

  “院长,结果出来了,两例都是阳性!”1月14日清晨6时,深圳三院院长刘磊被手机铃声惊醒。那时,全国还都没有湖北以外的病例报告。医院用自主合成的引物和探针检测了核酸。这两名患者,就是后来被国家确诊为广东省第1例、第2例新冠肺炎患者。

  春运就要到了,深圳有1000多万流动人口,在深圳的湖北人180万。有专家研判,深圳将成为全国最危险的城市之一。

  刘磊说,1月下旬,医院每天都会收治几十名患者,最高峰的时候,一天收治60名。“战区”一天天扩大,从一层楼,到一个病区,再到一栋楼,最后深圳三院都成了“疫区”。

  但他们有着坚强的后盾。省卫健委领导、钟南山院士和省专家团队及时赶来,深圳市委、市政府给了史上最强的ICU队伍、充足的物资准备,短短两天,就集齐了60台呼吸机,5台ECMO。

  世卫组织专家到深圳三院调研时惊叹地说:“整个欧洲都没有一家医院有这样充足的设备。如果我得了新冠肺炎,一定要来中国这家医院治疗!”

  疫情中,深圳三院共收治了471例新冠肺炎确诊患者,治愈出院465例。为了救治来自武汉的危重症患者老高,医院派出30多名专家每天会诊,医护人员24小时看护,经过184天,他奇迹般地康复出院。

  “我很骄傲,我和我的战友们为这座城市拼过命!”刘磊说。

  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党委书记朱宏:

  “我们也是洪湖儿女”

  1月23号武汉封城后,作为卫生战线的老兵、流行病学博士,朱宏立即召开医院党委会,向全院医务人员发出倡议。

  17年前到小汤山抗击非典的24名队员写下请战书,按下红手印,发出誓言:“若有战,召必回,战必胜!”请战书迅速传遍全国,极大地激发了人民的斗志。

  2月10日,朱宏带队奔赴荆州。他向前方指挥部请战,前往洪湖:“南方医院前身是部队医院,善打攻坚战,敢啃硬骨头,请把我们派到最需要的地方!”

  一开始,医疗防护物资急缺,N95口罩只够戴3天,朱宏急得睡不着觉。情急之下,他放了一个空纸箱在走廊上,把临行前儿子塞给他的一大盒N95口罩放了进去,号召党员带头捐出自带的口罩,优先给临床一线使用。第二天,箱子里装满了各式各样的口罩。朱宏眼眶湿润了:“一个个承载着亲人牵挂的口罩,解了燃眉之急。”

  3月19日,南方医院医疗队正式撤离洪湖。一大早,老百姓就自发从四面八方赶来,从医疗队驻地到高速路口,沿途十几公里,全是依依送别的群众。一位老大爷拉着朱宏的手说:“谢谢你们,你们是党中央、是总书记派来的救星啊。”

  朱宏含着泪说:我们不是救星,我们也是洪湖儿女。

  广州市白云区黄石街组织办公室专职副主任谢达贤:

  “守好社区门,就是守好一座城”

  广州有11个区2740个社区,实际管理服务人口超过了2200万。疫情防控对社区工作者是一场最严峻的挑战。如何守好社区门?广州市白云区黄石街组织办公室专职副主任、团工委副书记谢达贤分享了三个故事。

  黄石街辖区内生活着45万人,外来人口超过三分之二,特别是城中村,小街小巷多,人员密集,需要大量的人员值守。应该怎样设岗布防?谢达贤和同事们拟定了设岗初步方案,逐一实地查验,最后确定了72个岗点,一天内就走了3万多步。

  春节假期,他把社区党员组成29支党员突击队,并发动“双报到党员”参与值守。在广州的疫情防控中,有超过17万名党员下沉社区,6500多支党员突击队、先锋队、服务队冲锋在前,筑起了一个个牢不可破的社区防控堡垒。

  今年春节前,在正常的人员流动中,黄石街道有几个人递交了离职报告。但大年初二,递交离职申请的工作人员也全都回到自己的岗位上。为了让社区安全多一分保障,他们主动将离职延后了三个多月。

  6月份,一对刚从国外回来的母女被安排在隔离酒店进行健康医学观察。在入住的第二天,母亲就因常规病毒感染需要住院治疗。6岁的小女孩,妈妈不在身边,可怎么办?

  谢达贤站起来,号召同事们当起了小女孩的“临时爸爸妈妈”。社区工作者们分成了4个班,轮流照顾小女孩,24小时全程陪护,一刻也不离开,直到第三天她的母亲出院。

  类似这样的故事,每天都会在社区发生。身为社区基层干部,谢达贤深深懂得:“守好社区门,就是守好一座城。”

  广州出入境边防检查总站白云边检站民警刘世杰:

  当好祖国的“守门员”

  今年大年初一,本该是和家人团聚的日子,广州出入境边防检查总站白云边检站民警刘世杰却没回家。他和同事请缨进驻白云机场口岸隔离区留验室,参与处置了全省启动一级响应后机场的第一起涉疫航班。

  连续几天坚守留验室,到初六下班,他突然感到全身无力,自测体温38.5℃。医生让他马上隔离检查,那晚,刘世杰一个人坐在医院空荡荡的隔离室,心中五味杂陈,他害怕如果被感染,会影响更多的同事,会影响工作,影响家人。

  当拿到阴性的核酸检测结果,刘世杰感觉自己像是重生。

  3月28日中午,几个境外航班集中到达,300多名旅客有三分之一都存在发烧、咽部不适等异常症状。刘世杰8小时连续奋战,先后为91名高度疑似感染需送医院隔离的旅客办理了入境通关手续。

  突然,一个乘客不配合工作,还出手撕扯起他的防护服,旁边旅客也随着哄闹了起来。刘世杰顾不得隔离服被污染的危险,将他带到一旁安抚。

  原来,这名乘客在国外过境时屡被刁难,才怨气爆发。刘世杰告诉他:“请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快办理好您的手续。您回到祖国啦!”这句话让他慢慢平静了下来。

  像这名旅客的行为,在正常工作中,刘世杰可以对他进行警告或处罚。但在防疫的特殊时期,他选择了与他耐心沟通。他说:“这只是一件小事,但事小,情不能少。”

  广东省公安厅科技信息化总队:

  用大数据织起防疫“天罗地网”

  在战疫中,有一支利用云计算、大数据,对病毒开展高科技作战的队伍。他们就是广东省公安厅科技信息化总队。副总队长林晖文讲述了大数据防控疫情的幕后故事。

  流行病学调查中,很多人都会隐瞒自己的接触史。科信总队构建了“潜在密切接触者分析模型”,成为流行病学调查的关键一招。2月中旬,国家机关一名工作人员被亲戚感染,但他当时并没有症状,所以隐瞒了病情申报。大数据及时发现,当晚把他隔离,阻止他参加第二天的大会,避免了可怕的群体传染。

  新算法破解风险评估的难题。深圳一家全国著名的高科技企业复工复产的时间一再推迟,几万名员工焦急期盼着,但政府没通知,谁也不敢随便复工。

  何时才能复工?哪些地区、哪些企业可以优先复工?这是最难的决策。没有先例,只能自己干。他们一边请专家上课,一边研究评估算法,从确诊人数、人口密度、企业分布等25个维度,搭建分析公式,最终创新了风险评估的模型。

  科信总队对全省152个县区、14万家规模以上企业、2.6万间中小学,逐个打分,形成了权威的“复工指数”“复学指数”,为经济建设抢回了时间、避免了更多的损失。

  大数据带来的,不仅是技术升级,更是社会治理模式的根本转变。5月20日,留学生韩某几经辗转刚落地白云机场,就收到一条短信和一个二维码,提示他可以“一码通关”。之前,他看到的回国攻略上写着“要填15张表,需4个小时”,但现在他只填一次,全程扫码,2个小时就顺利过了关。

  目前“一码通”作为“外防输入”的“广东样板”,已经辐射北京、上海,造福更多回国同胞。

  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创造12项疫情防控“全国第一”

  “9个多月来,广东疾控人闻令而动、逆风前行,科学开展疫情监测、现场处置、风险研判等一系列工作,先后创造了12项‘全国第一’,形成的‘广东战法’在全国推广。”9月23日,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邓惠鸿分享了省疾控的战疫故事。

  3月底,广州发生了境外输入引起的局部聚集性病例,如果不迅速查清源头,切断传播链条,疫情就会蔓延。

  邓惠鸿说,由于语言、文化、习俗等各方面的不同,完成一个病例的调查往往要六七个小时。他们为了确保24小时内查清每一例,每天凌晨5点出发,常常彻夜不归。

  在湖北输入病例的快速增长期,广东疾控提出了对所有湖北来粤人员、对所有发热门诊患者进行核酸大筛查,被省委、省政府采纳。通过核酸大筛查,我省病例从发病到确诊的时间由原来的平均15天缩短到1天。

  广东省疾控中心提出对密接人员采取集中医学隔离,全省的密接阳转率从原来的6.88%迅速降为1%以下。

  他们提出的建议被写入全国防控方案、全国诊疗方案,多项经验在全国推广。“通过流行病学调查而实施的精准防控,全省共减少病例13.8万,疫情流行期缩短32天。”邓惠鸿说。

  汕尾陆丰市发现本土疫情后,广东疾控人第一时间响应,65名流调人员和移动P3实验室,连夜赶赴陆丰,仅用了3天就检测样本15万份,摸查重点人群1万多人。这起涉及汕尾、深圳两地的疫情仅用了7天就得到了有效控制,打了一场漂亮的闪电战。

  (来源:南方日报 记者 黄锦辉 李秀婷 李细华 石 磊)